• <dl id="qjypu"></dl>
  • <menuitem id="qjypu"></menuitem>
    <div id="qjypu"><s id="qjypu"></s></div>
  • <sup id="qjypu"></sup>
    <div id="qjypu"><tr id="qjypu"></tr></div>
    <li id="qjypu"></li>
  • <dl id="qjypu"><ins id="qjypu"><thead id="qjypu"></thead></ins></dl>
  • <dl id="qjypu"></dl>
    uc書盟 > 我真沒想出名啊 > 第五百八十六章 我,不想繼承家業啊!(接近五千字)

    第五百八十六章 我,不想繼承家業啊!(接近五千字)

        趙曉涵的專輯火了。

        一夜之間,她的名字就出現在各大音樂排行榜的前列,甚至在女歌手榜單上更是位列上升度第一,僅次于安曉。

        汪曉洋也火了。

        《我的滑板鞋》里面那古怪的,后現代重金屬的音樂節奏感再配上殺馬特式的綠帽之王,直接拉了一大波令人無法言語的流量。

        曾經的微博小鮮肉王者魏萊在看到這一幕以后,瞬間感覺到一陣莫大的窒息,緊接著一個不錯的念頭從腦海中升騰而起……

        這個念頭猶如一顆種子一樣,發芽,成長,最后抑制不住地成為一顆參天大樹。

        這個過程!

        僅僅只用了一天時間!

        對!

        一天時間,魏萊就完成了人生之中最重要,最華麗的蛻變,在四月十九日那一個失眠的清晨,他二話不說沖進經紀人的房間里,在經紀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下面,吼出了自己的想法!

        然后……

        下午!

        魏萊的頭發就徹徹底底地變成了綠色,同時穿著中性的吊帶,又自編自導一則籃球舞,唱著一首莫名其妙的,卻又頗具話題點洗腦的歌,臉上露出極為浮夸而又經典的表情,最終在微博上那么一曬。

        這一刻……

        他看到了唾罵無數的聲音襲來!

        但同時與之俱來的是一些數不清的熱度話題點與數不清網絡上的專家評擊聲。

        有爭議,才有流量,有流量,才有曝光度不是?

        當魏來看到自己登上了第二天熱搜榜前五的時候,心情簡直是好得炸裂!

        多久了?

        他多久沒有上過熱搜榜了?

        自從陸遠出現在娛樂圈里以后,他就一直被鎮壓著,甚至連小鮮肉本該擁有的關注都的沒有。

        今年的他甚至被同一個層次看的韓路給壓在地上摩擦!

        今年他是真沒什么作品問世,除了偶爾微博上曬曬活動,接一些流量廣告以外,其他的沒了。

        韓路倒不錯。

        走了狗屎運僥幸有了一部《城市堡壘》即將上映,華金每天還會找各種機會捧他。

        很多時候,魏萊都是各種羨慕嫉妒恨。

        可是,現在……

        魏萊突然不羨慕了!

        這一刻,他竟覺得屬于自己的時代即將開始了!

        ……………………………………

        黎明的曙光照亮了夜晚的黑暗。

        破曉的光芒是異常的美麗,令人無限開心。

        新的一天開始了。

        經歷了昨天晚上的一次慶祝宴會,在被魏胖子一連串洗腦以后,眾人心中的那一份榮譽感賊強,甚至都有那么一點點小膨脹。

        公司里每一個人都精英,每一個人都是牛逼轟轟的存在!

        “遠程”娛樂的未來是極為光明的,一切的一切是一個時代的開啟!

        未來,不管是華金還是天娛,亦或者什么江倫……

        都只是過眼云煙!

        陽光下的“遠程”娛樂已經完全煥發出新生,盡管人還是并不多,但每一個人都開始進入了接廣告,挑選廣告的模式。

        吳婷婷每天都會接到各種各樣的廣告走穴邀請,每天都進進出出地忙得不亦樂乎。

        趙曉涵和王昊兩人成為廣告商重點照顧的對象,吳婷婷接得廣告最多是這兩人的廣告邀請……

        至于汪曉洋。

        他也挺多人的。

        不過邀請基本上都是滑板鞋子一類的廣告。

        畢竟……

        你一步兩步,一步兩步的,你不接鞋子廣告你難道還去接衣服廣告?

        你特么就是天生接鞋子廣告的料。

        總之,汪曉洋在吳婷婷的安排下接了一個“耐猛”牌國產的鞋子廣告,價格并不高,一年三百萬左右。

        不過,就算是一年三百萬這個價格對汪曉洋來說簡直是一種無形的恩賜!

        這就預兆著他已經正式踏入娛樂圈,算是娛樂圈里一個賺錢藝人了。

        他自然是開心的。

        至于王昊對這些廣告非常感興趣。

        以前的他只能站在臺下看著一些明星為他家的品牌做廣告,沒想到有一天自己也能站在舞臺上,替其他公司打打廣告了。

        這種感覺非常好!

        選了半天以后,終于選了一個王昊喜歡的運動飲料“黑牛”的廣告。

        廣告的待遇也非常不錯,三年兩千萬的代言費,只要人往那邊一站,然后擺一個poss喝喝黑牛就ok了。

        王昊接了這個廣告以后,還得意了半天,二話不說跑到辦公室跟自己的老姐王矜雪好一番炫耀。

        意思是自己怎么怎么牛逼,怎么怎么厲害。

        王矜雪淡淡地看著自家弟弟猶如傻子一樣樂呵呵的模樣,隨后表情逐漸變冷。

        “說完了?”

        “說完了。”

        “你廣告合同簽了?”

        “肯定簽了啊!今天我跟著吳姐過去,對方只看了我一眼就二話不說簽了,合同都不帶商量的……等等,姐,你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三年兩千萬,你知道你為什么能拿到這么大的合同嗎?雖然你的新專輯銷量很厲害,但是,你畢竟只是一個剛出道沒多久的新人……他們憑什么給你?”

        “是姐夫的名氣?”王昊一愣。

        “陸遠對你們這些廣告他從來都不過問……廣告經紀這一塊,他全部交給了吳婷婷和夏虹姐負責……”

        “那……難道是因為我的潛力?”王昊一愣,頓時有些茫然。

        “你有什么潛力?一張專輯?論潛力,趙曉涵的潛力也不比你差,那她為什么接不到這樣厲害的廣告?”

        “那……”

        “王昊,這是你未來媳婦家的公司……”

        “未來媳婦?什么?秦雅?”

        “呵呵,你還真敢想,你從來都沒有管理過家族的事業,你不懂公司的現狀很正常,跟你說吧,這沈家占有國內“黑牛”公司的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對于自己未來的女婿,他們能不照顧嗎?”

        “沈家?沈云云……”

        本來笑容滿面的王昊呆住了。

        陽光照在他的臉上。

        他的目光逐漸變得僵硬。

        之前那一股興奮的表情完全消失不見了。

        他如遭雷擊一樣愣在當場。

        他透過窗戶看著遠處的陽光,他竟覺得遠處的陽光有一絲無法形容的刺眼。

        過了好一會以后,他突然搖搖頭。

        斬釘截鐵!

        “我……我不要這個廣告代言!”

        “你已經簽合同了,違約金,你去找誰要?”

        “姐,違約金要多少?”

        “三年兩千萬的違約金,大概一千萬左右吧,這么狠?”

        “你以為“黑牛”是我們公司?你以為所有人都有陸遠這樣的魄力?”

        “姐,要不,你借我一千萬?”

        “滾,自己想辦法……對了,你也別想找陸遠借,現在陸遠的口袋比你臉還干凈……而且,現在陸遠的事業正在發展的關鍵時候,也許會用很多錢,所以我的錢一分都不能借給你!”王矜雪看著一臉期待的王昊以后搖搖頭,表情依舊很平靜。

        “這……姐夫肯定用不到你的錢,人家能從一百萬直接經營到現在……說真的,你的錢,對姐夫真沒什么用……還不如給你弟我……”

        “滾!好好接你的廣告,要拒絕也你自己親自跟沈家去說,公司不會出面幫你的,而且,你事先同意的時候,你難道就不去調查這家公司的幕后老板嗎?吳婷婷沒跟你說過?”

        “說……好像有說過,但是我……”

        “我要忙了,接廣告和賠違約金你自己去解決!”

        “……”

        “……”

        ………………………………………

        陸遠摸了摸太陽穴。

        他覺得有些腦殼痛。

        隨著公司好萊塢那邊的公司與院線搞出來以后,每天要處理的文件簡直如山一樣令他觸目驚心。

        看著這些文件,又看著這些數不清的東西。

        他嘆了一口氣。

        心情挺陰郁。

        中午的時候,他接到了好萊塢那邊的電話。

        電話那頭福瑞斯說得很認真。

        意思是演員已經全部請到位,劇組也建起來,現在只等陸遠過去宣布《海上鋼琴師》開機了。

        陸遠點點頭,跟福瑞斯說明天就回好萊塢,讓他做好一切準備。

        至于其他事情。

        其他也暫時沒什么事情了。

        就在剛掛完電話以后,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進來……”

        “嗯?周帥?”

        “阿遠啊……今天早上我做了一套收購文案……”

        “收購文案,收購什么?”

        “古時候不是有一句話嗎?叫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海上鋼琴師》是一個非常不錯熱度,就算放在好萊塢同樣也是一個點,所以,我計劃了整整一個星期時間,羅列了好萊塢那邊那些二三線即將倒閉的媒體,再經過我反復篩選,我篩選出了幾五家公司,我覺得……時候到了!”

        周帥穿著一套筆挺的“紐巴克”西裝,同時戴上一副文質彬彬的眼鏡,整一人模狗樣的模樣。

        在看到陸遠以后,他笑容異常燦爛,隨后一疊厚厚的資料。

        “一千萬人民幣?”

        “嗯,對!一千萬人民幣左右就能收購一家公司,包括裝修,包括其他東西……”

        “……”當陸遠看到一千萬這個數字以后,他默默地閉上了眼睛。

        《海上鋼琴師》的投資并不小,大概兩千萬人民幣,這些還不算那些鋼琴家片酬的。

        《電鋸驚魂》投資雖然并不多,但一百多萬美元折合成人民幣,也差不多七百萬朝上了……

        如果再加上這一千萬左右的媒體投資的話……

        這一刻……

        陸遠發現自己徹徹底底地成為窮光蛋。

        盡管現在自己的“遠程”娛樂開始盈利,其他的廣告費陸陸續續的也不少,資金也不會斷鏈子,但是這無疑是一次大跨步……

        他無論如何都不能出錯,萬一出錯的話,他就啥都沒了。

        “阿遠,怎么了?”

        “我先看看吧。”

        “嗯……”周帥點點頭等待著一直看數據的陸遠。

        他并沒有覺得有什么,也并不覺得自己的提議會給陸遠造成什么樣的困擾。

        他反而覺得自己這個提議只是陸遠未來所布局的一部分。

        不然……

        為什么陸遠要買院線?為什么要在好萊塢開公司?

        你們好萊塢的院線要封殺他,不給他上映除《海上鋼琴師》以后的電影?

        好!

        那他自己來一家院線,他以后自己玩!

        什么?

        你說好萊塢的媒體也不報導他?

        那么……

        他難道就不考慮自己來一家媒體嗎?和華夏的這家《朝陽娛樂報》完全一模一樣……

        正因為如此,所以周帥覺得自己的安排也是一部分。

        陸遠看了半天,又猶豫了半天。

        這一刻,他心中產生了無數的念頭。

        他感受到一股無法掌控的潮流,正推著他。

        既然買院線了,既然在好萊塢都正大光明搞公司了。

        那么我……

        還差這個嗎?

        算了!

        拼了吧!

        “那就這家《好萊塢新娛樂》吧……”陸遠隨便指了一家最便宜的媒體后看著周帥。

        “好!”周帥點點頭。

        ……………………………………

        周帥走了。

        帶著陸遠的承諾后,信心滿滿,同時又野心勃勃走了。

        陸遠算了算錢。

        從一個十多億的大富翁瞬間就變成一個普普通通的空殼窮光蛋。

        這種大起大落的滋味真的很不好!

        “遠程”游戲平臺是賺錢的。

        不過……

        那邊賺的錢不能用。

        畢竟“遠程”游戲的大劉正在籌劃將《魔法世界》全部推倒重來,準備按照陸遠先前提供給他的《魔獸世界》大綱,索性籌備做《魔獸世界》算了。

        做游戲有兩樣東西要燒!

        一樣是燒頭發,另一樣是燒錢。

        燒頭發陸遠是不用擔心的,畢竟不是燒自己的頭發,而且大劉也沒有多少根頭發好燒了,但是燒錢卻是徹徹底底的燒陸遠的錢,“遠程”游戲平臺賺來的錢不但要投進《魔獸世界》團隊開發里面,而且還時不時地需要陸遠這邊投資個幾百萬。

        雖然幾百萬是小數字,但……

        陸遠也是心疼啊。

        《朝陽娛樂報》銷量很不錯,但媒體報紙能賺多少錢?而且才成立沒多久,就算是盈利也提供不了陸遠多少資金上面的幫助……

        “遠程”娛樂是賺錢的,不過,經過陸遠又買院線又去好萊塢開公司,又投資電影這么一陣鬧騰,基本上公司里面的資金也陷入緊巴巴的狀態,再也提供不了其他錢了。

        至于老爸那邊的餐飲行業。

        算了吧……

        不指望了。

        那邊可是自己最后的收容所,這些錢,肯定不能動。

        哎……

        如果我和陳聰一樣,隨便花個五個億拿著玩就好了。

        可惜……

        我不是富二代啊!

        我好想繼承一下家業啊!

        就在陸遠感慨的時候,王昊推門而入。

        表情陰沉,同時藏著莫大的不開心。

        “姐夫!”

        “怎么了?”

        “我,最近父母整天都在逼我,我心情很難受,能陪我聊聊嗎?”

        “嗯,說說,怎么逼了?”

        “哎……他們不顧我的夢想,讓我去娶一個自己不愛的人,然后這兩天幾乎每天一個電話,讓我回去好好學習一下管理,為以后繼承家業而努力……我,不想這么早就活得跟他們一樣每天和金錢打交道啊……我……我還有搖滾夢想啊!”王昊聲音之中帶著無窮的哀傷與難過。

        他感覺自己的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陸遠看到小舅子的時候,本來表情是很開心的。

        但隨后,聽完王昊這句話的時候,他的表情瞬間就凝固住了。

        “姐夫,哎……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我的“黑牛”的三千萬廣告費是沈家那邊給的,我……我想違約……姐夫,你……你理解的吧?”王昊又是一陣嘆息!

        這個時候……

        “嘭!”

        “王昊!廣告費一分錢都不能少!給我好好接,不許違約!”

        陸遠突然一拍桌子。

        王昊被嚇到了!

        他看著自家一向來都很和善,和淡定,同時很睿智的姐夫此刻面目帶著些許憋屈一般的猙獰。

        他真的被嚇到了!

        這……

        怎么了?

        “姐……姐夫……我不想這樣的,這不是我想要的生……”

        “王昊,那邊是什么?”陸遠深深呼了一口氣。

        “那邊是門……”

        “好,現在出去,立刻,馬上!”

        “???”

        辦公室里。

        王昊委屈地走了出來。

        他不知道今天的姐夫到底怎么了……

        這一副吃了子彈的模樣是幾個意思?

        我難道做錯什么了嗎?

        我……

        我也沒做錯什么啊?

        我就是……

        抱怨一下……

        現在抱怨都不能抱怨了嗎?

        他根本就想不到辦公室里陸遠蛋都快被他氣炸了。
    快乐10分
  • <dl id="qjypu"></dl>
  • <menuitem id="qjypu"></menuitem>
    <div id="qjypu"><s id="qjypu"></s></div>
  • <sup id="qjypu"></sup>
    <div id="qjypu"><tr id="qjypu"></tr></div>
    <li id="qjypu"></li>
  • <dl id="qjypu"><ins id="qjypu"><thead id="qjypu"></thead></ins></dl>
  • <dl id="qjypu"></dl>
  • <dl id="qjypu"></dl>
  • <menuitem id="qjypu"></menuitem>
    <div id="qjypu"><s id="qjypu"></s></div>
  • <sup id="qjypu"></sup>
    <div id="qjypu"><tr id="qjypu"></tr></div>
    <li id="qjypu"></li>
  • <dl id="qjypu"><ins id="qjypu"><thead id="qjypu"></thead></ins></dl>
  • <dl id="qjypu"></dl>
    怎么在北京奥运会期间赚钱 高清a毛片欧美 昆明养什么赚钱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直播视频 足球即时比分直播 安徽25选5开奖视频 上海15选5 成都按摩俱乐部 qq三国橙玉赚钱 江西多乐彩推荐 扑克玩法 51678金蟾捕鱼官网 福州宾馆按摩 开奖结果-广东快乐10分 焦碳期货走势 上证指数月k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