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qjypu"></dl>
  • <menuitem id="qjypu"></menuitem>
    <div id="qjypu"><s id="qjypu"></s></div>
  • <sup id="qjypu"></sup>
    <div id="qjypu"><tr id="qjypu"></tr></div>
    <li id="qjypu"></li>
  • <dl id="qjypu"><ins id="qjypu"><thead id="qjypu"></thead></ins></dl>
  • <dl id="qjypu"></dl>
    uc書盟 > 逆天鐵騎 > 第737章 出使闖營(下)

    第737章 出使闖營(下)

        李國棟這一番話,先是表面了大明天子的誠意,又說明了吳三桂潛在的威脅。

        李自成先一愣,繼而哈哈大笑:“在你們大明眼里,額還是賊啊!你一口一個賊,誠意何在?”

        “闖王,我是大明臣子,你們在我眼里自然是賊。盡管今上已經改口稱你們為大順,但在我眼里,你們還是賊寇。只是我愿意為大明和大順結盟而來,想必闖王也不會為難我吧。”李國棟冷靜的回道。他知道李自成不是那種睚眥必報的小人,崇禎的三個兒子,還不是一口一個闖賊,李自成也沒有為難他們。

        李自成哈哈大笑:“寡人路過京師,原本也沒想占領京城,只是裝模作樣攻城,給大明朝廷一點壓力,額只想向你們崇禎皇帝討要一個封爵,把西北之地封給額,額幫你們大明對付建奴。誰知道你們大明文官武將紛紛開城,額不進去也不好意思了。事已至此,你們大明還有什么可以談判的東西?”

        “闖王,別忘了大明還有百萬大軍,占據了南方富庶之地。而闖王你現在占據了北方,遼東有建奴,南方有大明,你們大順夾在兩強之間,總不能兩面為敵吧?更何況西南的張獻忠和你們也不是一條心。”

        李國棟很清楚,其實李自成現在最想要的是趕緊和明朝停戰,他不可能在明清南北夾擊下生存,他要么同大明合作,要么和大清合作,但李自成也知道滿清企圖竊取中原的狼子野心,因為多爾袞想要擴張,就只能搶奪李自成現在的地盤。

        以前李自成沒拿下京師的時候,從后金到大清,暗中把闖賊當成盟友,每次賊軍快被消滅了,后金就入寇了。但現在李自成已經拿下京師,他和滿清注定只能是敵人。

        “那么大明使者,你們是打算和我們大順停戰了?”李自成問道。

        “對,停戰,聯手對付建奴!闖王,既然你進入了京師,就是天下共主,你只能擋住建奴的進攻。京城那些首鼠兩端的家伙,今天他們給你們開了城門,你能保證建奴來的時候,他們不打開城門迎接建奴?而且據我們錦衣衛得到的消息,建奴已經同關內的士紳勾結。闖王你也知道的,那些士紳是有多么仇恨你們?他們肯定會同建奴站在一起對付你們!所以我們需要聯手,對內鏟除士紳,對外對抗建奴。”

        “哈哈哈!”李自成哈哈大笑,“想不到你一個大明官兵,也仇視大明的士紳?”

        “當然!他們雖是大明士紳,卻是大明皇帝的敵人!陛下也說了,大明養士兩百七十六年,養出那么一群狼心狗肺的東西!正德皇帝,天啟皇帝都是落水得病駕崩,其實他們都是被士紳所害!闖王,說句交心的話,大明太祖也不是草根出身?和在座的各位一樣,都是農民出身,太祖當年殺了多少貪官污吏?所以大明的皇帝其實也是想要為了百姓好。但那些士紳勛貴,他們就想著更多的盤剝百姓,直到把百姓逼反了,當你們的刀子架在他們脖子上的時候,他們后悔都晚了。”李國棟義正辭嚴的回道。

        “好!說得好!”李自成站起來,從臺階上走下來,走到李國棟跟前,“這位大明使者,還真是一位好漢!”

        “闖王,今上連龍袍都是破的,宮中內庫都能跑老鼠了,錯了,是老鼠都要餓死了。你不會以為大明天子把銀子都帶走了吧?這一點李公子可以證明,錦衣衛救出大明天子的時候,隨行就二十多輛車,就算有銀子,又能有多少?最多恐怕不超過二十萬兩吧?可是京師城內,那些貪官污吏隨便抄沒一個,恐怕都不止百萬兩!”

        李自成點了點頭:“額也抄過紫禁城了,除了搜到幾件破舊的龍袍,什么都沒找到,銀庫里面只有一百多兩銀子。額終于知道崇禎有多窮了。只是額有一點想不明白,這天下都是皇帝的,為何自己窮得穿破衣服,去能容忍官員勛貴富可敵國?”

        “因為今上沒有太祖成祖的手段,他不敢得罪文官集團,還過分的相信勛貴集團,也沒有看清楚那些藩王的本質。藩王又如何?他們銀子再多也不是皇帝的。即便是周國丈,今上欠了吳三桂一百萬兩銀子,要讓朝中官員募捐,周國丈捐了兩千兩銀子,可是那些銀子卻是皇后娘娘賣掉自己的嫁妝,賣了五千兩銀子給了國丈,國丈竟然把女兒給的銀子都吞了三千兩,捐了兩千兩。連國丈都如此了,何況別人?所以自始至終被文官、勛貴欺騙,以至于落得今日下場。”

        “說得好!”李自成大笑道,“額就最恨那些亂臣賊子了!這位小兄弟,實話告訴你,額在京師夾棍都準備好了,就等著從那些亂臣賊子身上拷出銀子出來,哈哈哈!對了,這位兄弟說的周國丈,就是把兩位小王爺獻給額的那個狗官!”

        “兩位皇子如何了?”

        “放心吧,額對他們很好,我老李不會欺負小孩子的。盡管太子和兩位小皇子口口聲聲罵額是反賊,額也沒拿他們怎么樣。”

        這時候突然有人大喊道:“大王,末將覺得這個大明使者很面熟,似乎是在哪里見過!”

        李國棟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喊話的是劉體純。

        李巖道:“既然是官兵使者,面熟的人多的,說不定以前打仗的時候在戰場上見過。”

        李自成也轉頭瞪了劉體純一眼:“老劉啊,戰場上見過的人多了,面熟很正常。”

        “劉將軍說得沒錯,”李國棟哈哈大笑道,“我們確實是在戰場上見過的,闖王,實不相瞞,李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本人便是李老二,大明武威伯是也!”

        周圍的人一下緊張起來,大帳內只聽到一陣盔甲兵器的碰撞聲,闖軍諸將紛紛拔出刀劍,指著李國棟。

        “各位那么緊張干嘛?今日我只是來談判的,表示我們大明的誠意!”李國棟面不改色的說道。

        “把兵器都放下!”李自成大吼道,“武威伯也算是我們的老朋友了!豈能如此對待?”

        看到眾人都放下了兵器,李自成轉頭向李國棟一拱手:“武威伯,沒想到你膽子真大,竟敢獨身闖我的龍潭虎穴!”

        “李某知道闖王是有恩必報,寬宏大量的英雄,要不然我也不敢來了。”李國棟笑著道。

        李自成哈哈大笑:“武威伯這話說得好,朝廷那些狗官抹黑額,說額是殺人魔王,還專門吃小孩子的心肝。哼!可是額欺負了崇禎那三個兒子沒有?陳永福射瞎了額一只眼睛,額也沒有找他麻煩,反而是重用他。可恨那些士紳卻如此抹黑寡人!”

        “對那些士紳有什么好客氣的?拿刀子對付就是了!都殺光了,這天下也就清靜了。”

        “哈哈哈,武威伯也是天下英雄,額早就想要見你一面了,今日既然來了,那就留下來喝幾杯再走。”李自成熱情的拉住李國棟的胳膊邀請道。
    快乐10分
  • <dl id="qjypu"></dl>
  • <menuitem id="qjypu"></menuitem>
    <div id="qjypu"><s id="qjypu"></s></div>
  • <sup id="qjypu"></sup>
    <div id="qjypu"><tr id="qjypu"></tr></div>
    <li id="qjypu"></li>
  • <dl id="qjypu"><ins id="qjypu"><thead id="qjypu"></thead></ins></dl>
  • <dl id="qjypu"></dl>
  • <dl id="qjypu"></dl>
  • <menuitem id="qjypu"></menuitem>
    <div id="qjypu"><s id="qjypu"></s></div>
  • <sup id="qjypu"></sup>
    <div id="qjypu"><tr id="qjypu"></tr></div>
    <li id="qjypu"></li>
  • <dl id="qjypu"><ins id="qjypu"><thead id="qjypu"></thead></ins></dl>
  • <dl id="qjypu"></dl>
    手游棋牌游戏排行榜 日本av女优谁漂亮 90后欧美美女 龙王捕鱼2 外汇买涨买跌都赚钱 7星彩往期开奖结果查询 时时彩赚钱秘籍 天易棋牌游戏手机版下载 省多淘分享朋友圈赚钱 一本道什么意思 上海晓游棋牌官网 酒店小姐多少钱一夜 腾讯分分彩官方开奖号码 怎么样拿手机赚钱 昆明红灯区在哪 3d开机号试机号近100期千禧